2019年06月20日 星期四 己亥(猪)年五月十八 | 联系我们

加入协会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风采
中建八局总承包公司上海佘山深坑酒店建设纪实
 发布时间:2019-01-30 浏览:2790
  •    
        飞流瀑布,水景客房,空中花园……一座原本被废弃的采石矿坑,如今已成为充满想象的地下世界。这是历时12年的建设,被美国国家地理称为世界建筑奇迹、同时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建造在坑内的超五星级酒店——上海佘山深坑酒店。
        2006年,世茂集团发现了这个位于佘山脚下的废弃深坑,决定利用特殊的自然环境建造深坑酒店,并聘请了设计迪拜帆船酒店的世界顶级设计师Martin Jochman担任建筑设计。这位“疯狂”的建筑师将酒店设计为坑上两层,坑内16层,包括完全浸入坑底水下世界的底部两层。酒店总建筑面积约为6.2平方米,共有370套客房,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水下景观房,透过房间内的玻璃窗就能看到水下鱼群游弋、各类海底岩石及珊瑚,营造出身处海洋之中的感觉。而该酒店另一大景观则是大型景观瀑布,从悬崖上垂挂而下,和酒店中央的玻璃瀑布幕墙构成了一个壮观呼应的景观。为了在周长千米、深百米的深坑中将这一近乎“疯狂”的设计变为现实,建设者们历经漫长等待,跨越无数障碍,终将梦想照进深坑!
        作为全球首个建在废石坑里的酒店,深坑酒店不仅创造了海拔最低酒店的世界纪录,还一反向天空发展的建筑理念,开拓地表以下深度拓展建筑空间的创举。
        工人如何到达作业面?
        地下作业首先要求建筑工人先入坑,可直达深坑底部的只有一条220个台阶的Z字形栈道,宽不足90公分,只够两人勉强同行。如何在高峰建设期让500名工人同时即安全又快速地达到下方的作业面?这是反向施工所带来的垂直运输难题,也是项目部首先需要解决的难题。
        按照惯例,输送那么多工人频繁上下最佳的方案是架设升降电梯。中建八局有着丰富的超高层建筑施工经验,地面以上的垂直运输也不算难题,但这看似简单的做法,在深坑绝壁上实施起来的难度就非常大。因为深坑是个接近80度的向外倾斜的斜坡,坑顶与坑脚水平距离长达21米,常规施工升降机附墙长度达不到21米的长度要求,无法为垂直电梯提供固定依托。因而,电梯无法附着在崖壁上,需要另外找一个垂直的附着物。但要在坑底竖起一座80多米高的立柱,供电梯上下滑动,这对立柱的稳定性和承重力都有极高的要求。这时,建筑工地上随处可见的塔吊给了大家启发,将高耸的塔身用作垂直电梯的立柱岂不两全其美?但这其实是一个大胆而同时具有风险的创意。因为塔身作为塔臂的平衡支撑点,它承受着垂直向下的压力,如果再充当电梯的立柱,那么移动的电梯会给它带来向外的拉力,如果左右受力不均,就容易导致高塔的倾覆。为此,项目团队不仅把80多米的塔身安放在牢固的基座上,还同时用上下四道拉杆与岩壁相连,为“无依无靠”的电梯立柱作了稳固措施。如此,塔身上附着的四座电梯轿厢一次可搭乘32人上下往返,这一创新的做法为反向施工的深坑酒店建设开了一个好局。
        混凝土如何完美入坑?
        随着垂直电梯的投入使用,人员与物资陆续就位,坑里的建筑业开始向上“生长”。随之而来的是混凝土向坑底运输的难题。
        深坑酒店的建设大约需要7万多方混凝土,向下输送这么深又这么多的混凝土,国内外都没有可借鉴的技术。如果光靠塔吊运输,差不多要十年时间才能完工,而主体建筑的工期却只有三年。
        深坑里的飞流瀑布给了项目团队灵感,可以利用垂直管道让混凝土从坑顶直接滑到坑底,干脆来个“一溜到底”。
        当时,全世界范围内混凝土向上输送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但远距离向下输送则是首例。原因是,混凝土泵送条件是必须要有很好的和易性,要有足够的砂浆包裹石子。混凝土向上泵送时,靠压力顶上去,水泥浆可由下向上推动并包裹石子。而混凝土向下泵送时,为直接自由落体运动,因为粗骨料重力影响,离析严重,也很容易导致堵管。
        “一溜到底”的输送方式是工程施工中的一次大胆尝试,因为最初试验的结果是,沿着80多米高的管道垂直坠落的混凝土,其中石子的重力加速度在到达坑底时几乎接近子弹出膛的速度,混凝土完全离析,已经失去了本身的性能。
        如何让混凝土“一溜到底”完美入坑?项目团队又尝试将直道改为“之”字形的弯道,通过弯臂的阻力,以及加了一个“螺旋缓冲仪”,将高速下滑的混凝土缓冲下来。速度是降下来了,但转弯处却容易堵管。原来暴露在外的混凝土会随着水分挥发而凝结在管路李,如果没有更合理的混凝土配比解决堵塞问题,就不能真正实现“一溜到底”。为此,中建八局混凝土专家王桂玲带领团队经过三个多月的试验,终于拿出了适合“一溜到底”的混凝土配方,确保流畅滑落的同时,还不能降低混凝土的粘合性和抗压性。
        重新配比的混凝土从80多米高的坑顶沿“之”字形管道匀速滑落,其强度、硬度完全符合最初的设计要求,而输送量足以应付浇筑高峰期的使用量。
        在深坑酒店的建设过程中,这套浇筑系统被认为是最大的贡献。由其形成的核心技术——《80米深临陡峭崖壁建筑物流输送系统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经鉴定,总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中“全势能一溜到底的混凝土缓冲输送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废坑如何变身绿色典范?
        深坑酒店的建设不仅遇到了负向施工的难题,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设计理念,也让这个废弃深坑成为了绿色施工的典范。
        施工对普通人来讲往往伴随着扬尘、污染、噪音等等有违自然的词语,但是在深坑酒店项目,绿色施工这四个字眼早已扎根项目团队心中。
        “崖壁光秃秃的很不雅观,所以我们就想能不能在崖壁上种些花花草草妆点一下?”项目经理葛乃剑介绍到,深坑酒店南北两段的崖壁采用了中国建筑首创同时也是世界首创的崖壁垂直绿化,当植被完全长成后整个深坑酒店四壁将“春意盎然”。
        其实在项目团队入驻深坑酒店以前就已经有一批特殊的“原住民”在此地居住良久了,那就是在崖壁上筑巢的鸽子。鸽子洞其实是当初日本矿场存放炸药的仓库,废弃后便有鸽子筑巢。项目团队通过对这个鸽子洞进行二次处理,变废为宝让它变成了“水帘洞”,让它置身于落差达80米的垂直人造瀑布中端处,可以起到缓冲瀑布水流的重要作用。
        “变废为宝、二次利用”是葛乃剑经常用到的词汇,这一次他又盯上了崖壁爆破时落下的岩石。2006年,项目对周围崖壁实施爆破,爆破后产生的岩石便堆积在了坑底。“当时看着这些爆破产生的岩石我就在想,如果把它们从坑底搬出去耗时且耗力,为什么不能二次利用成混凝土呢?”带着这个想法,葛乃剑又对这些矿坑石材进行了数次试验,令人可喜的是这些岩石完全符合深坑酒店项目所需混凝土原材料的标准,于是,堆石混凝土成为了基坑填充的主要材料。“吝啬”的葛乃剑不放过任何绿色施工的机会。
        项目施工过程中采用的钢栈道也被二次开发成为了入住旅客的娱乐项目,崖壁上更是装上了攀岩装置,为运动爱好者提供健身场所。
        “深坑酒店这个本就是对于历史废弃矿坑再次利用的先例,因此项目在施工过程中处处‘绿色’,我们要为中国历史废弃矿坑的二次利用开个好头。”项目总指挥沈健身为工程师目光长远。
     
    (王广滨)